在源头上原始社会的人物雕塑

2019年04月01日 作者:鑫淼铸铜雕塑工艺品厂

作者:李松 编辑:博仟雕塑公司

在七、八千年前的多处古代文化遗址都发现了雕塑作品的遗存,黄河流域河南莪沟裴李岗文化的先民们在烧出陶器的同时,也从身边取材,随手捏塑出了人头和猪、羊等动物形象,长江流域的河姆渡文化也出土有陶塑的人头和动物,形象很简略,动物形象比之人的形象更为生动。

它们是玩具还是具有宗教意义的神祗形象难以判断,比之流传下来的神话,它们更富于生活的情趣。在各地出土的不同材质的雕塑品也有些是人兽合一的形象,反映着人类文化发展进程中共同的文化现象。河北滦平后台子出土的石雕裸体女像和内蒙古兴隆洼遗址出土的石雕人头与裸体女石雕像,年代都很早。

在欧洲,不少地区都发现了源于旧石器时代晚期奥湍那文化期的石雕或牙雕裸体女像通常以发现地命名,称作某地的维纳斯。而在中国,生育女神却姗姗来迟了。在过去的美术史研究方面这一直是个空白,仿佛中国这一礼教之邦,自洪荒之世就是“非礼勿视”的。

直到80年代初,在东北地区红山文化晚期(距今五千多年)的原始社会晚期祭祀遗址,发现陶塑女像,才填补上美术史这一空白。与外国远古时代“维纳斯”们不同的是,红山文化裸体女像已经是相当成熟了的雕塑作品,有的形体很大表明在原始社会时期,已经出现了大型彩塑作品,这也是已往所从不知晓的。

最初发现的两件小型孕妇塑像和20件较大的着色人像残块,出自辽宁省喀左旗大城子镇东南的东山咀。那里是古代部落联盟成员们集体进行祭祀活动的场所,陶塑人像发现于一个上铺河卵石的圆圈形台址之黄土层中,考古学家推测那可能是供奉在育神或农神的祭坛。

两件小型裸体女像残高6-7cm,都失去了头部和右臂及膝以下部分,然而对孕妇的体态把握得很好,腹部膨大,垂下如袋,臀部很高,肢体比例相当准确。其中一件体型修长,一件肥硕并曾磨光,着红衣陶衣其余残块中有两块为同一件作品的上、下两部分按比例,塑像约当真人的1/2大小。上部分残存右臂和胸部,右手在上,握住左腕,左手握拳,动作很自然,两手交搭的关系、手的动作都塑造得很好。下部是裸腿赤足盘坐的动态,右腿搭于左腿上,左足已残。塑像内腔是空的,壁最厚可达4cm。还有一件人体腰部残块,系着皮革编织的腰带,细部的交待很具体,也能表现出质感来,可以见出作者已具有相当的写实塑造能力。

这些裸体女神像在1982年春季发现后,立即引起考古学界和美术史界的注意,到1983年10月,又在辽宁牛河梁红山遗址发现了女神庙和积石冢群一个较为完整的泥塑女神头像和五官、乳房、四肢等残块发现于一个多室建址基址之中。建筑物残壁上还有以赭、黄、白色相间绘出的几何形图案,便是已知最早的中国古代壁画遗存了。

女神头像残高22.5cm,宽16.5cm,头顶和左耳残失,鼻部和下唇也脱落了。她的头顶部有一圈箍形的饰物,颧部很高,眉毛向上吊起,眼睛以圆形玉块嵌成,发出青色的亮光,五官位置,比例比较准确,耳朵则做得简单、概念、头像表层敷以细泥,曾经打磨并涂了肉红色、唇部涂朱。刚出土时还很鲜艳。女神形象给人的印象是神秘而威厉的,不像后代人想象中的女神那样美丽、温存。其实,远古神话中的女神并不美貌,西王母是豹尾、虎齿、蓬发戴胜;女娲人面蛇身,臂上有鳞。与她们相比,红山文化女神形象已是更具有人格神的特点了。

由于还发现了同一躯体的肩部残块,说明女神头像应是一个全身塑像的局部。头像比较平扁,后脑部分有直径约4cm的木柱痕,有可能是圆雕与离浮雕结合的,类似于后世庙手中贴壁塑造神像的做法。

据发掘者称,已发现的人像残块分属于五六个个体,有大小、老少之别。在主室中心部位发现有相当于真人器官三倍之大的鼻子和耳朵,当是从体量巨大的主神像上脱落下来的五官部分。由此推知,在女神庙中塑造的是一组尊卑有序的雕塑群。与女神像共存的还有形体很大的猪龙、大鸟等神像及陶祭器。

从塑像残痕可以推知,在塑造时也如后世的做法相似,是先以木料搭成骨架,包扎禾草秸,而后以粗泥塑出大形,再上中泥,细泥,逐步塑出细部,经打磨砑光,最后敷彩。值得注意的是在有的臂腔内发现有灰白色骨骼碎片,有可能是人骨。其中必然包含着宗教的含义,不知会不会与后世宗教造像中以人遗骸制作的肉身像有类似之处。

在红山文化遗存中后来又发现有小型陶塑女神,有的还着有靴子。在吉林农安元宝沟也发现有六千多年前的石雕女像残躯。

1994年发表于《文物》杂志第3期的河北省滦平县后台子遗址的7件石雕像出自距今7千年左右的文化层,其中6件是孕妇形象,1件为兽形。最大的高34cm,小的10cm左右。都是就椭圆形天然石材略加雕凿制作而成的。整个形象浑然一体,雕刻技法虽很原始,但裸体孕妇的特征明确,都作双手抱腹,屈膝蹲坐的姿势,突出表现双乳和膨大的腹部。有的背后垂有发辫,下部有座,可以插嵌。类似的石雕也见于内蒙古林西县兴隆洼文化遗址。

西北地区仰韶文化遗存中有一些人头形器口的陶壶、陶瓶。形象生动,有的有流,有的则是口开于头顶部,人头的装饰并不很切于实用,原始时代的人们似乎也没有太多的闲情逸致去设计制作一些没有功利目的的陈设品。它们很可能具有某种宗教或巫术的意义。这些人头形象,形容蛟好,多属于女性的特点,眼睛、口、鼻孔镂空,形成很深的阴影,看上去五官很清晰,这种雕塑手法与制造者的灵魂观念有直接关系,五官开窍,才能有生命,头顶部开洞,也是备灵魂出入的。山西半坡遗址,埋葬儿童的瓮棺上覆以钻了洞的陶盆就是为了供灵魂出入的。以人为形象,主体为瓶、壶之形的这类作品,代表着神灵或鬼魂的寄宿之物,其处理手法上的类同,表明在精神内涵上的共通之处。

甘肃秦安大地湾出土的一件人头形器口彩陶瓶,头部披着短发,五官虽简,但很端庄,颈部以下,与棒槌形的瓶身形成很优美的轮廓线。瓶身有黑彩绘就的弧线三角纹、斜线、叶纹组成的三列图案,黑红相间,与头部造型结合起来,很像是穿了花布衣服的少女。秦安寺嘴村出土的一件陶瓶,面型小巧,眼眼以泥饼贴上,在中央挖出小孔,在有意无意间表现出一种娇嗔的神态。陕西长武出土的人头壶,头部以泥条堆塑成头发,颈部较细。后两件作品壶身最宽处在肩部,器表磨光,由人头颈部延伸而下,浑如女孩圆润丰满的肩头。在同类作品中造型最完美的是陕西商县所出的一件属仰韶文化半坡类型期的作品,为髫龄女孩形象,头微仰,头发以小泥团层层排列而成,鼻头小巧,由于琢空的两眼与口部的位置、大小、角度的配合而产生一种关注、神往的表情。在原始社会艺术中,不可能进入到人物精神状态的细致表现,它是在无意之中达到的。然而,也正是由于在长期创作实践中,这种不期而至的表现效果培养了人的审美认识能力,由无意而导致有意的追求。

在太湖流域崧泽文化中也有类似作品发现,浙江嘉兴出土的一件人头形灰陶瓶,头很小,脑后束发髻,颈部细长,瓶口奇怪地开在瓶肩部,瓶身粗肥,中部略作收東,瓶底装有带缺刻的圈足,整个器物的造型令人联想到孕妇的形象。

原始社会雕塑作品中,还有一些人头像,它们也在原始社会雕塑作品中,还有一些人头像,它们也可能原是附着在某种器物上的,陕西宝鸡北首岭出土件人头像,造型手法与人头形器口相同,而眉毛凸起,眉部与口部涂以黑彩,表现出明显的男性特征。陕西扶风姜西村一件陶人头,位于陶缸口沿部位,双目下斜,口角上弯,有一种戏谑的表情。甘肃天水柴家坪所处的一件陶人面,对五官各部分进行了比较精细的刻画,是人头像中的杰出作品。陕西西乡县何家湾出土的一件兽骨雕刻的人头像,高仅2.3cm,也能相当准确地把握头部各部分的比例、结构关系男性雕塑形象发现较多的是时代较晚的马家窑文化半山、马厂类型陶器中的人头形彩陶壶或壶盖。

造型较粗犷,面部施加了纵横的彩色线条,可能是古代文身习俗的反映青海乐都柳湾出土的一件人形浮雕彩陶罐,高33.1cm,壶的上半部有一浮雕的裸体人像,性具不很明确,有人认为是男女两性的复合体,正是有母性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期间的产物。更晚的大西北四坝文化时期(距今三千多年)出土有人形彩陶壶和人足形彩陶罐。人形壶出自甘肃玉门火烧沟,以人的双臂为壶耳,口开在头顶上,人的双足着一双很大的靴子,造型富于幽默感。

对于原始社会时期人物形象雕塑作品的了解和研究,主要是建国以来,特别是近一二十年中有了美术考古发现的大量实物才得以进行的。从红山文化大型彩绘泥塑遗迹的发现和良渚玉器所达到的雕刻水平

看,当时雕塑创作所达到的实际艺术水平当远远超出我们现在的认识。

如您对本文感兴趣,可跳转了解博仟雕塑厂的其他文章作品。

联系博仟雕塑

  • 北京鑫淼铸铜雕塑工艺品厂地址:北京宋庄60艺术区
  • 热线 400-716-9844

    总机 010-65797211

  • 365天7*24小时服务
  • sales@bjtdds.com
    service@bjtdds.com

北京雕塑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