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呼吁-关于建立中国古代雕刻艺术博物馆的建议

2019年03月29日 作者:鑫淼铸铜雕塑工艺品厂

■曾竹韶

 《雕塑》杂志的创刊,进一步表明政府和国家对我国雕塑艺术事业发展的重视和大力支持。中国雕塑界几代人的夙愿终于得到了实现,令人欣喜不已,感慨颇多。回想十余年前我曾提出在首都建立“中国古代雕刻艺术博物馆”的建议,至今仍是有始无终。热心此事的刘开渠先生,付天仇先生已经故去,而今我已八十有七,时不待我,更深感责任重大。故借贵刊问世之际,以吐心声,再作呼吁!

 1983年,我首先向国务院提出在首都建立“中国古代雕刻艺术博物馆”的建议。国务院办公室信访局复云:“你来信所提建议,国务院领导同志十分重视,已转批北京规划局考虑地址,待经济好转后再组织实施。”北京市政府积极响应,并在1987年7月,市规划局(88)城规发第(242)号文件中对馆址的选定提出了初步意见。1988年,刘开渠、华君武、宣祥婆、付天仇、王克庆、盛阳等先生和我对建馆计划及具体事宜又联名提出建议。据说当时国家文物局的某些领导,则从①各地区按照自己的特点陈列就可以了

 ②建立博物馆需要许多临摹品,经费太大。③通过行政力量去雕刻真品有困难,据此不可能建立高水平的博物馆为理由,认为建立这个博物馆没有必要。致使有关建议受阻。1989年我们对此又上书一一提出说明性见解,但未获复音至今。遗憾之至。

 众所周知,中国的雕塑艺术历史悠久,遗产丰富,在世界上是首屈一指的。最具价值的陵墓雕刻、石窟雕刻和寺庙雕塑等许多优秀的作品,绝大部分置于深山大漠、荒烟旷野的边远地区,随时随地遭受着自然的风化、剥落、坍塌和人为的盗窃、破坏等天灾人祸的威胁。这些历经千百年风雨沧桑幸存至今的艺术珍品,毁于一旦,势必造成我们民族也是整个人类文化遗产再也无法弥补的巨大损失。就专业角度而言,作为立体的雕塑艺术,借助图片仅能反映其貌,只有在具体的作品面前才能全面深刻地认识和感受到雕塑的

 造型、空间体量和处理手法上的高妙所在,以及雕塑艺术真正的价值和真魅力的内涵。但是,由于雕塑遗址地点散落四方,加上交通不便,造成了我们对其学习、研究的诸多困难。不能不说这也是困扰中国雕塑艺术学术领域长期难以形成规模化、系统化的客观原因之一。对弘扬和传播中华民族雕塑艺术和传统的文化已经带来了十分明显的不利影响。客观现实的迫切性,逼迫我们再不能老是采用“面对”的态度,应拿出胆识、勇气和办法使之尽快得到扭转和改变。

 在法留学期间,我曾系统地学习过欧洲的美术教育。西方对雕塑艺术的重视,被彻底地贯穿于他们的美术教学之中,大量的传统雕塑作品陈列在美术院校的课堂,成为学生基础教育的经典范例。在这种代代相传的氛围中,传统文化潜移默化地继承下来,成为西方艺术家艺术实践和创新的根基。这一教学模式已广为我国美术教育所接受并且正在沿循。回国后从事美术教育几十年,愈来愈使我强烈地感到,欧式的或苏式的美术教育体系各有其长处,但他们都很重视和强调自己民族文化的传统,通过学习的过程使之得以

 继承和弘扬。然而在这些教育模式主导下的审美风格和价格取向却不可能把中国传统雕塑艺术纳归其中。实事不辩自明,我们培养的学生,对我们自己雕塑艺术的传统知道多少?认识多少?掌握多少呢?在他们创作的雕塑作品中,中国气派、中国风格又有多少体现呢?面对大量雕塑比比皆是“欧派”或“苏派”的风格,继承传统艺术,弘扬民族文化只能停滞在一种倡导的口号。向外来文化的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借鉴有益的东西来丰富和提高自己,但绝不是妄自菲薄,否定自己甚至打倒自己。培养国外文化、艺术的“义务宣传员”绝不是我们教育的方向。这并不是固执排斥向外来文化的学习,这是一个事关民族文化如何生存、延续、发展的原则性问题。艺术的生命在于它的个性创造。一个民族的艺术要屹立于世界之林,靠

 的是独树一帜的民族特色。即使把法国的、苏联的,乃至整个西方的雕塑艺术统统搬进中国,中国的雕塑也不会因此而在世界雕塑艺坛上占据一席地位。因为中国的雕塑艺术没有自己的形象,没有属于自己民族个性化的风格特征。我们要用自己艺术传统和文化精神建立自己的教学体系,培养出自己的艺术家,创造出属于我们民族、我们时代的艺术杰作。这是一个重大的文化使命,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她对中国雕塑艺术发展的取向将具有重要的奠基意义。教学为“百年树人”之大计。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刻反思和高度重视。

 毋庸置疑,中国雕塑艺术具有自己优秀的传统,否则不可能形成举世无双的艺术特色。令人深感痛惜和不安的是我们现今在雕塑艺术领域的“基本建设的条件远不尽如人意,使我们难以展开对中国雕塑艺术的传统进行深、博、精、透的调研,直接影响其学术水平的日臻提高,严重阻碍了中国雕塑教学体系的形成,从而缺乏必要的手段行之有效地将中国传统艺术融进教学和社会美育的普及之中。在对比强调科学性、系统性的西方艺术教育暴露出薄弱的一面,使我

 们常常陷入一种盲从和不自信的被动。因此,“中国古代雕塑艺术博物馆”的建立不仅及时、迫切,而且非常地重要。是一件功德无量、义盖千秋的文化大举措。历史留给我们丰厚的遗产,我们再给历史一个新的辉煌。该馆的建立不仅可以将散落于各地的古代雕塑作品精选、集中、系统地陈列在一起,为专业人员的学习和创作提供一个学习、研究、反复观赏体味的良好环境,为广大的民众和国外友人提供一个了解、认识中国文化的固定场所;而且无论从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完全可与举世闻名的埃及“古代雕塑艺术博物馆”、罗马“艺术博物馆”、法国“卢浮宫艺术博物馆”相媲美,成为一个新的人文景观的旅游热点。每年都有数以百万计以上的参观者为埃及和欧洲的艺

 术博物馆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同时又通过这些四面八方的观众直接或间接地把博物馆的名声和其文化艺术传向世界的各个角落。这又是一笔何等的价值和收益啊。这也正是从建立“中国古代雕塑艺术博物馆”更深远意义上所考虑的,它对人民群众爱国热情和民族自尊、自豪感的激发,对中国雕塑艺术民族化的形成和发展,对中国文化艺术的建设和促进所产生的影响,将是用经济无法估量的。

 我衷心希望,在全国雕塑界同仁的共同努力下,在政府和国家的大力支持下,“中国古代雕塑艺术博物馆”早日屹立在我们华夏文明古国的大地上。

如您对本文感兴趣,可继续跳转了解博仟雕塑公司的其他文章,或直接前往博仟雕塑厂进行参观指导。

联系博仟雕塑

  • 北京鑫淼铸铜雕塑工艺品厂地址:北京宋庄60艺术区
  • 热线 400-716-9844

    总机 010-65797211

  • 365天7*24小时服务
  • sales@bjtdds.com
    service@bjtdds.com

北京雕塑公司